提供24小时电话约车、网络约车、手机约车等电召服务,3元的预约叫车服务费由司机、出租车公司和调度中心各拿一元

随着出租车价格调整开始,接受电召订单使得出租车驾驶员获得更多经济收益。记者采访部分出租车司机了解到,已有部分出租汽车公司开始对司机接受电召订单进行奖励。

北京将推手机客户端约车软件,业内人士表示,政府或许不会单独再开发一款新的软件,政企联营具有最大的可能性。也就是说,政府可以通过招标,和现有的电召公司合作,借助目前已推出市面的成熟软件,在其基础上增加对接等功能。

同时,通过手机打车软件接受的订单,也应属于电召订单,但司机使用的打车软件各有不同,这也为进行电召服务的统计和奖励增加了一定难度。

《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6月起将实施。为提高出租车司机应召的积极性,3元钱的出租车电话叫车费用将进行调整,提前4小时以上预约叫车每次收费或将调至8元,即时叫车每次收费5元,具体收费标准还将听证,征求社会各界意见。

部分公司开始奖励电召订单

3元钱的出租车电话叫车费用将进行调整,提前4小时以上预约叫车每次收费或将调至8元,即时叫车每次收费5元,电召服务费收入分配将向驾驶员倾斜。

6月1日统一特服电话号码上线之后,《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同时试行。根据《办法》,出租汽车驾驶员应确保每车每日执行两单电话叫车业务,单班车驾驶员每月应完成不少于40单;双班车驾驶员每月应完成不少于50单。此外,出租车经营企业应该“建立激励驾驶员积极应召的奖惩机制,将电召服务质量纳入评先奖优内容”。

具体收费标准还需要按照相关程序进行听证,广泛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

金建公司的康师傅告诉记者,公司已经出台了政策对完成电召订单的司机进行激励。在调价之前,3元的预约叫车服务费由司机、出租车公司和调度中心各拿一元,司机每个月要将这部分收入上缴给公司。“我们那一块钱就是电话费,我们还得给乘客打电话呢,其实就不挣钱。”康师傅说。而价格调整之后,5元的预约叫车服务费,康师傅可以拿到3元,如果是提前4小时的电召订单,还可以多一元。

《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6月1日起实施,北京将建统一特服号码调度平台,提供24小时电话约车、网络约车、手机约车等电召服务。

康师傅介绍,按照金建公司的规定,如果每个月司机完成电召订单超过40单,超过的部分出租车公司本应收取的一元钱也返还给司机,“我们可以再多拿一块钱。”此外,公司统一安装的打车软件的订单,也被计入电召服务的数量中。

目前电话约车每日3万起左右

记者随后从银建公司的一位司机处了解到,公司对每个月完成电召订单较多的几位司机进行奖励。这也得到银建公司相关负责人的证实。

电召服务形式分为即时叫车和预约叫车。即时叫车指约车时间与用车时间间隔小于30分钟;预约叫车指约车时间与用车时间间隔大于30分钟且小于24小时。

手机打车软件如何计入电召订单?

北京市交通委此前表示,北京将推行4小时预约承诺机制。提前4小时预约,99%可以满足。此外,即时预约,能有70%至80%成功率。目前全市电话约车的乘客并不是太多,平均每日大概3万起左右,预约成功率60%以上。

康师傅告诉记者,他所使用的打车软件是打车软件公司与公司达成合作之后为出租车司机安装的,他听说未来通过手机打车软件获得的订单也属于电召服务,同时也将计入奖励。

对于预约率不高,一些出租车司机表示,主要怕堵车和乘客“爽约”。有时接到叫车电话前去接乘客,结果到了地方却没人,白跑一趟。此外,早晚高峰和特殊天气时,堵车严重,有的司机也会挑活儿,不愿意去距离短的活儿。

根据《办法》,电召服务是乘客通过电话、网络、手机等形式经过调度中心调派出租汽车满足用车需求的服务方式,因此将手机打车订单计入电召订单无可厚非。然而,由于目前市面上手机打车软件不计其数,而不少手机打车软件更是通过与司机私下接触并推广的,出租汽车公司对打车软件难以实现有效的管理。董师傅告诉记者,他手机上安装的“嘀嘀打车”,就是有一次趴活的时候,“滴滴打车”的销售人员向他推荐并安装在手机上的。

企业内部将考核电召服务质量

各个电召平台接单数量有“潜规则”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为提高出租车司机应召的积极性,目前3元钱的电话叫车收费标准将调整。提前4小时以上预约叫车每次收费或将调至8元,即时叫车每次收费5元,电召服务费收入分配将向驾驶员倾斜。目前电召预约费用是3元钱,司机能分得2元钱。

记者了解到,在全市统一使用96106特服号码之后,统辖了全市5个电召调度中心,96106的平台会按照各个调度中心的签约车辆数量和服务质量等因素分配订单。统一电召平台首先将订单分配给第一家公司,如果在第一家调度中心订单未能成功预约到出租车,将会相继流转到第二家和第三家调度中心。如果三家调度中心都没有车辆,则由第一家调度中心向乘客说明“叫车未能成功”。

除了调整电话叫车收费标准,出租汽车调度中心和出租汽车企业还将建立考核奖惩制度,将电召服务质量纳入内部考核体系。调度中心将与出租汽车企业配合,建立电召服务保障车队,对无应答的业务启动指派任务流程,确保预约乘客用上车。

朱先生是96103的忠实客户,他经常搭乘出租车往返于东三环的工作地点和通州区的住所。96106平台开放之后,他感觉“不好用”,因此每天仍然拨打96103进行电话叫车。而金建公司的康师傅告诉记者,在6月1日之后,他感觉车载设备发出订单的次数明显增加了。

– 追访

刺激司机抢应电召96103“软硬兼施”

目前,服务市民的叫车热线中,96103叫车服务热线由北京金银建科技调度中心管理。市民可通过拨打该热线,预订金建、银建出租车等车辆服务。

据该调度中心经理靳利介绍,按照现行技术,96103调度中心可以实现自动圈车、调派服务,利用车载智能终端上安装的GPS模块,中心系统每隔12秒接受一次电传数据,以此获知出租车的运行轨迹、方向、速度以及是否空驶等情况,然后据此按照乘客需求,发出调派信息

“但是不是抢应,完全由司机根据情况自主决定。”靳利表示,在早晚高峰期间,调度中心接受的乘客电召量会增加,也确实存在出租车空驶不载客的现象。

他认为,交通道路拥堵是目前出租车不抢应电召的主要原因,“司机们会计算回报率,抢应后因为堵车过不去,反而会带来处罚。”

靳利称,为了加强对此问题的管理力度,公司制定了硬性指标,每个司机每日要完成一单电召服务,达不到的,将影响分公司的考核评优。除此之外,公司也通过鼓励的方式,刺激司机积极抢应,“比如由公司出资,每个月排出接受电召最多的前100名司机,发放油卡等奖品予以奖励。”

为了落实将在6月1日实施的《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靳利称,目前调度中心正在从每个司机处采集信息,包括驾驶员的住址、他们一般在什么位置拉活、需要什么样的活等,以此来完成信息整合,帮助驾驶员适应电召管理办法。新京报记者
刘珍妮

– 释疑

《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提出,北京将推手机约车服务,意味着全市将推一款手机客户端约车软件。在目前市面上几款成熟的手机叫车软件“叫好又叫座”的情形下,政府再推一款相似的软件是否有必要?另有声音指出,政府应该是标准的制定者和规范者,不应由政府主导来做具体的产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